柠檬芒果π(缘更)

博肖 忘羡cp粉 嗑cp原则:正主至上

剧版忘羡观圆梦向剪辑《情衷》3

  【“蓝湛”,魏无羡听完温宁的叙述,难过地落下泪来。温宁劝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先走吧。温晁回来以前,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躲起来。江宗主和虞夫人他们,现在急需用药和安养。”魏无羡明白温宁说的是对的,跟着他去了温情所处的监察寮。等处境缓和下来,对蓝湛的思念开始蔓延:“蓝湛一定是去找我,才引开了化丹手,救了莲花坞。”越想越是坐立难安,只能去向温情求助:“温姑娘,蓝湛的下落?”温情不想再惹是非:“不用再问了,我不知道。”温宁稚子心性,也来帮着魏无羡求她,见温情不为所动,魏无羡又因此郁郁寡欢,心中不忍:“我现在带你去救蓝二公子。”魏无羡难以置信道:“你肯帮我?”】

  蓝忘机平日只见魏无羡笑嘻嘻的,仿佛什么烦恼都不放在心上,此时见他为自己落泪,想必是真的心中难过极了,有心安慰又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  魏无羡自己是觉得没有什么,蓝湛都为了他被温氏抓走了,自己又不是没有心肝的人,必不可能无动于衷的。倒是温宁的所做作为,着实令他意外,但顾忌到温若寒也在场,不好让温宁被针对,便也没有多言,只轻声道了句谢。

  温若寒若有所思地看着温宁,本以为是个废物,没成想倒是个有骨气的。不过这长歪了的骨头,有还不如没有的好。

  

  【魏无羡历得一身狼狈终于见到了身负重伤,站都站不稳当的蓝忘机。温宁解释道:“其他人被我下了药。他没了金丹,灵力不支。”魏无羡震恸,当即无法忍耐地飞身而出,三两招解决了看守之人,红着眼轻声唤蓝忘机:“蓝湛。”一行人趁夜色赶回夷陵监察寮,魏无羡看着昏睡过去的蓝忘机,出面和温情交涉。温情虽然姓温,也不过乱世一浮萍,之前不肯告诉魏无羡蓝忘机的下落,不外乎为了自保不愿多管闲事,可到底心地良善,见事已至此干脆道:“已经犯了忌讳,收留了那么多温氏要抓的人,不差再多一个了。”】

  自初见始,蓝忘机自始至终都是个皑如山上雪,皎若云间月的小仙君,何曾这般狼狈过。魏无羡自觉此刻的自己对蓝忘机并没有超出朋友以外的感情,心中亦觉得不是滋味,像蓝湛这样琉璃般的人,就应该被人捧在手上,放在心里,小心地呵着护着才是。他很喜欢看蓝湛露出表情不再端着的样子,所以才会屡教屡犯不停地去招惹对方,但无论是开心还是生气的蓝湛都是那样的鲜活,而不像这般了无生气失了颜色。

  蓝曦臣心下也不好受,怎么也不敢相信他自小疼爱到大的胞弟,天之骄子的蓝氏二公子,日后竟会没了金丹沦为一届凡夫俗子,以致久久不能言。

  蓝启仁亦然。

  蓝忘机如今只是一个小小的少年郎,看到未来的自己身上发生这么大的变故不可谓不惊讶。只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,不说当时的魏婴与自己已经两情相悦私定终身是他未来的道侣,就算只是不相干的人遭此横祸,他也必不能坐视不理。整理好心绪,对着蓝启仁和蓝曦臣安慰道:“叔父,兄长,忘机无事。”然后侧首直视魏无羡:“魏婴,非你知错,不必自责。”最后对着温情微微颔首:“多谢。”

  魏无羡勉强扯出个笑脸,对着温情拱手道了声谢。

  温情不愿受,但就像画面中的自己一样,事已至此没有退路了。

  

  【魏无羡将蓝忘机放在床上安置好后,不眠不休翻阅无数医书典籍,终于找到解决之道。没高兴多久,温情端着莲藕排骨汤进来:“你师姐特意给你做的。”魏无羡确实需要休息进食,端着汤碗喝了起来,可没喝几口,竟有些反胃作呕。温情看情况不对,先扎了魏无羡一针让人强制休息,又给他把脉。醒来后魏无羡也不废话直接对温情道:“换丹吧。”温情不得不出言提醒:“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做的代价是什么?”魏无羡心意已决,不为所动:“你只需要帮我这个忙。”“你!”温情情急之下脱口而出:“会害死孩子的!”魏无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什么?孩子”】

  江澄看着魏无羡为了蓝忘机急切地翻阅医术的样子,有些嫌弃魏无羡没出息,又有些羡慕二人之间的情谊,但转念想到未来两人是什么关系,顿时心中一凛,羡慕的情绪烟消云散,只道:“你查的再多又有什么用,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恢复金丹的法子。”谁知话才说完便见画面上的魏无羡盯着一卷医书露出笑容:“真给你找到了?!”

  魏无羡睁大眼睛盯着画面,确认是真的后,伸手抓住蓝忘机的手腕,兴奋道:“蓝湛,我找到帮你恢复金丹的方法了!”

  一旁的温情见周围很多人的视线有意无意地朝自己瞟来,明白魏无羡是在自己的处所找到的医书,不说清楚只怕没办法善了,只好开口道:“那不是什么好法子。”

  蓝曦臣:“何意?”

  温情:“这世上确实没有让人平白恢复金丹的妙术。那本医书所记乃换丹术,顾名思义就是将一个人的金丹换给另一个人,被换丹者必须完全出于自愿才能进行。而且,我……至多五成把握。”

  “什么?”江澄懵了,一时激动脱口对着魏无羡骂道:“魏无羡,看到这鬼法子你还那么高兴,你是疯了不成?!”

  别说江澄,此刻的魏无羡也有点发懵,但想到蓝忘机是为了救自己才变成这样,他一向不喜欠人恩情,他欠了蓝湛一颗金丹那便还回去一颗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“江澄,蓝湛是为了帮我们引开化丹手才会没了金丹,我把我的金丹还给蓝湛也是应该的。”

  江澄明白魏无羡说的没错,甚至那不只是魏无羡欠蓝忘机的,也是他们江家欠蓝忘机的。

  蓝忘机听到魏无羡的话心情有些低落,于魏婴而言,他只是个需要欠恩还情的外人罢了。抽出被魏无羡抓着的手腕,道:“非你知错,不必如此。”

  没等众人再讨论换丹之事,画面继续播放。魏无羡刚想感叹自己未来怎么这么虚弱,熬个夜熬得吃个东西都会干呕,就听到温情惊天动地的一声孩子,使劲挖了挖耳朵:“我出现幻听了吗?”

  聂怀桑嗫喏道:“这是什么发展,话本子都不敢这么写啊……”

  蓝忘机下意识看向魏无羡,魏无羡急得跳脚:“蓝湛,我是男的!男的!!”

  江厌离将目光投向在场唯一的医师温情:“温姑娘,阿羡是男子怎么会怀了孩子呢?是不是搞错了?”

  温情也不是很确定,难道是她为了不让魏无羡剖丹编出来诓对方的。可是不对啊,前面的干呕,诊脉总不是装腔作势,况且魏无羡又不傻,如果是无稽之谈怎么可能唬得住对方。思前想后,只能道:“可能未来魏无羡的身体发生了某种变化,暂不可知。”

  江澄脸色古怪:“所以,未来魏无羡真的怀了蓝忘机的孩子?”

  聂怀桑也陷入两难,纠结不已:“那魏兄岂不是不能把金丹换给蓝二公子了,不然这不只金丹没了,孩子也要跟着没啊。”

  

  【听到温情的话,魏无羡不禁陷入回忆。长街花灯,他笑着跑向蓝忘机问他:“蓝湛,你喜不喜欢孩子啊?名字我都想好了。”蓝忘机没回话,微微笑着,望向魏无羡的眸中似有道不尽的万千柔情。魏无羡也跟着笑弯了眼睛。从回忆中脱身,纵使不舍,魏无羡终究下了决断,去买了一副药回来请师姐帮忙煎。温情打开盖子闻了闻药味,脸色不由一变。江厌离以为魏无羡让她煎的只是寻常补身子的药,见温情如此,不解道:“温姑娘,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温情不言,转身去找魏无羡。而魏无羡已经喝空了药碗,对着寻来的温情道:“你现在只能帮我了。”江厌离跟着一起过来得知了真相,心疼地抓着魏无羡的胳膊哭道:“阿羡,为什么要这样?”魏无羡一脸憔悴,通红的眼眶面对江厌离柔声地询问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:“师姐。”整理好心情,来到昏迷不醒的蓝忘机塌前,帮对方重新盖了盖被子:“蓝湛,你不要怪我。”】

  魏无羡看着画面中的蓝忘机不由得看呆了,这是他此生所见最温柔的小古板了,比先前在画面上见到的还要再温柔上几倍。

  蓝忘机心里也酥酥麻麻的,魏婴问他喜不喜欢孩子,还对自己笑得那样好看。

  江澄不想看俩人腻腻歪歪,只能尽量忽略画面去听声音,这一听可不得了:“魏无羡,你知道自己能怀孕?”

  魏无羡琢磨着如果他不能好像确实没必要那样问蓝湛:“未来的事我不知道,反正我现在确实是不能。”

  等看到魏无羡去买药,蓝忘机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,果然。他有些迷惑了,魏无羡打掉了他们的孩子,是那个孩子于他而言并不重要吗?可他分明那么期待地问他喜不喜欢孩子,还连名字都想好了。可是如果他真的喜欢那个孩子,又怎么能那么义无反顾地主动放弃。还是像他说的,不喜欠人恩情,所以无论如何都要还,哪怕代价是他们的孩子。

  别说蓝忘机,魏无羡也想不明白。他一个大男人,现在不会也不想生孩子,但那个未来的自己显然是愿意的。既然愿意,期待而且已经有了孩子的情况下,他为了救蓝忘机又把那个孩子给打了,他到底怎么想的,是觉得金丹和孩子相比,前者对蓝忘机更重要吗?

  其余众人也是摸不透魏无羡的想法。

  等看到魏无羡憔悴地趴在江厌离腿上泪流满面时,众人才明白,魏无羡不是不在乎,孩子与他骨血相融,只怕再没有人比他更在乎。

  魏无羡看着自己痛哭流涕的模样,不由怔怔,他还从未那么伤心过。所以,不是金丹对于蓝忘机来说比孩子更重要;而是对于未来的自己来说,他的金丹加上他和蓝湛的孩子都不及蓝湛一个人完好无损重要?

  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对着昏迷的自己所说的那句话,亦陷入沉思,魏婴觉得自己知道真相会怪他?报恩报到这种地步吗?

  江厌离看着魏无羡为蓝忘机付出了一切,而对方连知都不知道,摸摸魏无羡的头:“傻羡羡。”又忍不住对蓝忘机嘱咐道:“蓝二公子,未来阿羡心悦你至斯,你可切莫辜负他。”

  魏无羡难得闹了个大红脸:“师姐,你说什么呢!”

  蓝忘机之前被魏无羡的“报恩”论带跑偏的思绪瞬间清明,未来的魏婴……心悦他。因为心悦他,所以愿意和他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;又因为心悦他,所以愿意放弃那个属于他们的孩子。

  聂怀桑总结发言:“未来魏兄对蓝二公子可真是一片真心,情比金坚啊!”

评论(23)

热度(127)

  1.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